夜遊‧甜蜜夢幻的顏色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夜來了,它用幽靈色的暗紗,覆蓋住原本夕陽光粉四處飄揚的海岸,塗染出一片巧克力色的星空。

乳酪色襯底的桃紅色氛圍中,我和妳,乘著新銀色的我們的車,馳騁在濃愛情彩稠得化不開的濱海公路上;

妳用粉紅色的溫柔,輕輕牽著我的手,說著屬於亞熱帶溫度的情話,溶了冰心成熱海的甜言蜜語,將映著螢光綠色的冷光儀表板,竟也炫出一陣一陣悅紅色調害羞的歡呼。

左邊是佈滿星光色和漁火色的北海,右邊是充滿硬石色和荒草色的山,在沒有日光烘焙成金黃色的空氣裡,閃爍著殘餘月色香味的海波浪,和點點珠花。

長長的、彎曲的道路,只有兩道鮮奶油色的車燈投射,閃得滿地寶石色、水晶色、玻璃色交相輝映,還頑皮地和奶白色分隔線玩眨眨眼的童戲。

路旁一盞一盞向後奔跑的路燈,慵懶地發出香吉士色的光芒,在我蜂蜜色的眼睛裡,劃過一條又一條美麗的光弧。

妳用楓糖色的眸子凝視著我,旋轉了煙霧色的柔軟和岩漿色的渴望,害我眼中的蜂蜜也要焦成野火的顏色─我認為,在心中的血色情欲沸騰之時,不適合繼續開車。

我們停在一處被路燈鍍成古早色澤的小城鎮,矮屋老牆嵌鑲了沉睡多年的證據,偶爾幾道歲月鏤刻的花紋,彷彿在謳歌光榮的年代,迴盪出喟嘆也似的魚蝦腥味。

沿著通往海邊的小路,扶著圓石砌成的牆壁,地上是粗野的水泥,無情地刮擦著我們弱嫩的鞋底。喝醉了的老燈柱,歪戴著一頂鏽蝕的燈帽,燈眼兒亮著微醺的酒色,還嘈鬧地有一搭沒一搭閃著,訴說古老而朦朧的曾經──它是醉得成了昏黃的夢色?還是老得再也沒有青春的驕色?

我們給了它一個45度的敬禮,然後當做未曾見面似地,離開它。

海邊,滿地餅乾色的沙,在我們坐下來的時候,偷偷溜進鞋裡和口袋裡,睜大矽砂色的眼睛,看著看不見的天空,擔心隨時會被請出去;海浪挾著鹽巴色的珠滴,悄悄在空氣裡跳踢踏舞,留下漫天鹹鹹的、熱鬧的跫音。

妳和我,就著軟綿綿的海風,用冰綠色的透明心情,聊說著多年前緋紅了臉的女孩,這片沙灘、一樣的夜色,曾經純愛的顫抖,偷偷親吻妳的那個少年,和現在眼神交會微笑、一樣年輕心境的我們──

不曾改變的依賴,

不會改變的親愛,

承諾不可以分開,

在潮浪奔奔的喧嚷簇擁下,

烙下彩虹色的戳印,

在灼燙的心田上。


夜孃調著深深的藍,混著厚厚的黑,塗了整個深沉夜幕更低更重。不知道我們講了多久,周圍撒了一地閒適顏色的話匣子,還有被剝開吃下的回憶,隨意丟散厚重的記憶的殼,讓糖漿色的甜蜜,又再回鍋到情愛的廚房。

妳終於累得偏了頭,靠在我只願意承受妳的重量的肩膀,輕輕替妳披上外衣,執起妳的手,摟著妳的腰,讓身後微笑的腳印,蘸著北極星的永恆,寫下沒有煙火、一樣絢爛的愛色!

親愛的,看妳勻勻地呼吸,安穩的睡著,

我的眼睛已經滿是晨曦的暖春色。

因為暗暗的巧克力色包圍了我,
才讓我看見幸福的顏色,
原來幸福不難,
只是不容易發現!

能不能不要讓破曉的朝陽偷走?

我希望,

就這樣一直夜到沒有盡頭吧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雁子懶懶的 的頭像
雁子懶懶的

雁子說書館 館主雁子懶懶的 小仙精慈雨入圍第32屆金鼎獎

雁子懶懶的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